青年视界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青年视界
爱我人民爱我军  一首诗读懂习近平的双拥情怀

发布时间: 2016-08-11
 

爱我人民爱我军 一首诗读懂习近平的双拥情怀

 

  “挽住云河洗天青,闽山闽水物华新。小梅正吐黄金蕊,老榕先掬碧玉心。君驭南风冬亦暖,我临东海情同深。难得举城作一庆,爱我人民爱我军。”

  1991年1月9日,时任福建省福州市委书记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、福州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的习近平,在全国双拥会议在福州召开前夕,创作了这首《七律· 军民情》。

  23年后,2014年八一建军节前夕,当习近平再次来到福建并看望驻福建部队官兵时,他表示,《军民情》要表达的是“人民军队爱人民、人民军队人民爱的鱼水深情”。

  2016年7月29日,全国双拥模范城(县)命名暨双拥模范单位和个人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。习近平亲切会见与会代表,向全体支持和参与双拥工作的同志表示诚挚的慰问,向获得表彰的单位和个人表示热烈祝贺,并抒发“军民团结如一人,试看天下谁能敌”的豪情壮志。

  习近平的军民情怀,在实现强军梦、中国梦的路上激励着无数爱军爱民的人们,用真情真心让军与民情相依、心相连。

  “兵妈妈”15年时间真情拥军

  习近平强调,当今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,我们党、国家、军队建设事业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,需要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同心同德、团结奋进。要充分认清加强军政军民团结的重要意义,发扬光大爱国拥军、爱民奉献优良传统,根据时代变化和工作要求,不断改进创新、与时俱进,成为全面提高新形势下双拥工作水平的重要方向。

  “一定要通过你们新时期的红嫂,把沂蒙精神、红嫂精神带到军营去,让80后、90后的孩子不要忘记历史,要知道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。”谈到拥军,来自山东临沂的“沂蒙新红嫂”朱呈镕始终不忘总书记的嘱托,让拥军工作扎根在边防部队,更把爱兵真情带进每一个军营。她说,和平年代的沂蒙精神是“爱党爱军、开拓奋进、艰苦创业、奉献社会”,在创业过程中,拥军始终是她工作中重要的内容。

  朱呈镕是山东朱老大食品有限公司的总经理,同时也是3000多名战士的“兵妈妈”。参与拥军工作15载,她曾有9个春节在部队里度过,为“兵儿子”们煮饺子、煮汤圆。让战士们在部队找到家的感觉,是朱呈镕最大慰藉。她说:“拥军不是形式,而要发自内心地喜爱、关心战士。”

  正如习近平对新时期双拥工作的新要求,要“不断创新、与时俱进”,朱呈镕表示,相比战争年代给军队送军粮,如今的拥军不仅在物质,更在精神和文化。

  “现在很多战士在家都是独生子女,艰苦的训练对于很多年轻的战士来说,是十分困难的,我就用历史上革命先烈的故事来激励他们。”朱呈镕把《沂蒙双拥颂》、《沂蒙英烈颂》、《沂蒙红嫂颂》等丛书带到军营,“让战士们学学历史,不忘历史,是兵妈妈的责任。”

  履行“兵妈妈”教育职责的同时,朱呈镕更关心兵儿子们的精神牵挂,“拥军更要拥属”,朱呈镕说:“只有把战士们的家属照顾好了,战士们才能在部队安心服役。”因此,兵妈妈看望慰问战士家中生病的妈妈;举办“爱在军营相亲会”帮兵儿子们找到幸福,朱呈镕欣慰地说,自己从“兵姐姐”到“兵妈妈”,现在“很快就要升级为兵奶奶了”。

  “拥军拥属,还要帮助退役的战士安置工作。”朱呈镕说,在她的食品加工企业里,很多员工都是她的兵儿子,“有的当兵十五六年,有的是副团级,他们都来帮助我发展企业。部队培养了他们,他们有激情、有战斗力,把激情带到我的企业,把企业管理得很好。”

  朱呈镕说:“部队打胜仗,人民是靠山。为什么国民党的王牌军败在我们孟良崮?就是后方的力量不足。”在她看来,拥军远不止于战争年代为战士送军粮、送草鞋,在和平年代解决战士的后顾之忧更为重要。

  2015年,习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,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,他强调,这是我们长期探索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发展规律的重大成果,是从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出发作出的重大决策。

  对此,朱呈镕用15年乃至更长的时间,用爱心、耐心和恒心践行着党中央的决策,也在拥军的路上走得更加坚定。“总书记的鼓励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,给我们的拥军工作又加了一把劲儿,拥军工作不能留死角,哪怕是两个士兵的哨所我也要过去。”朱呈镕说。

  90后战士春节假期为民铺路

  “到部队上的第一节课,指导员就告诉我们,我军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拥政爱民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使命。”90后战士刘江合是一位有五年军龄的班长,从小就向往军营的他,5年前,入伍那天村支书语重心长地嘱咐他“好好干”,乡亲们等他的好消息;5年后,他亲自出钱出力,用春节间短暂的十余天时间为家乡人民修路,又在洪水来临时坚守堤坝。

  “大年初一,我和我爸回老家的村子里看看,在路上看到一个残疾的老人十分艰难地通过一段路。”刘江合说,“我们部队在野外训练时都没走过那么难走的路,一个人勉强通过,如果背着背篓或者下雨天根本就走不了。”刘江合当即和父亲商量:“我们自己来修吧”。

  刘江合从村里干部了解到,虽然村里也曾有过修路的想法,但由于人员和资金不足的问题,迟迟未能实现。而这些在刘江合看来,都不是问题。没有钱,自己出;没有人,自己干。刘江合和家人商量后,从自家拿出6000元,后通过全村筹集共获15800元修路资金。

  此外,还有另一个问题,就是村里留下的大多是留守老人,思想相对保守,不愿意动自家土地。刘江合和父亲商量说:“那就拿我们家的土地和他们换,不够的就补钱。”

  一方面为保证村民安全通行,刘江合努力筹钱聚力修路;同时,刘江合也通过走访充分了解村民的想法,努力实现修路和尊重村民意愿的平衡。

  两三天的走访后,刘江合很快组织人员开始修路。他说,当时村里有13位留守老人,还有几位春节回家过年看看的年轻人,“他们跟着干了两三天,后来也都离开了”。此时,距离刘江合返回部队的日子也越来越近,并且面临着部队年后特战集训的安排,作为班长的刘江合,被上级催促着归队。当得知刘江合在家为群众修路,且作为修路和联络的主要人力时,上级为他特批假期,并嘱咐他:“一定要把路修好才能回来。”

  在刘江合看来,战争年代,人民解放军保护人民群众体现在英勇善战;和平年代,人民子弟兵保护人民群众则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,“比如自然灾害来临的时候”。今年6月我国进入汛期以来,全国多地遭受洪涝灾害,刘江合就是这场洪水之战中的一名战士。

  “虽然部队赶赴一线抗洪是上级下达的命令,但我们每一位战士打心底里想守住堤坝,为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做些什么。”刘江合说,“一切为了人民,一切依靠人民”已经在刘江合和他的战友们脑海里深深扎根。

  虽然在抗洪一线高温下持续作战很辛苦,但是,当群众主动要求为战士们洗衣服时、当群众为战士们送来解暑的西瓜时、当部队离开群众们依依不舍送行时,刘江合和战友们都能感到莫大的鼓励。他说:“群众如此爱戴拥护部队,对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都十分有意义。”

  诚如习近平所说:“拥军优属、拥政爱民是我党我军特有的政治优势,坚如磐石的军政军民关系是我们战胜一切艰难险阻、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重要法宝。”军地双方要共同努力,把双拥工作抓得更加扎实有效,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提供坚强保证。

 
打印】    【 关闭